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阅读: 0

把脉问诊疗“实寒”

2017-01-04

 

  

近期,实体经济发展问题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到底实体经济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像有的媒体文章说的那么严重?对此需要进行认真的分析,既不能无限夸大,也不能熟视无睹,要正视困难,找对“病因”,对症下药。 

病症是什么? 

不得不承认,在经过多年的快速发展之后,当前我国实体经济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主要表现是: 

 “虚热实寒”。去年是股市大涨,今年又出现了一、二线城市房价飙升,金融、房地产行业吸引了大量资金,成为“最赚钱”的行业。有资料显示,2016年全球500强中盈利最高的10个公司中,中国占4席,全是金融机构。与此同时,实体经济投资低迷,效益大幅下滑,部分行业发展十分困难。2011-2015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25.4%、5.3%、12.2%、3.3%和-2.3%。今年1-10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为8.6%,但企业盈利能力仍然较低,全国工业企业主营业务利润率只有6.06%。在2015年全球创新企业100强中,中国内地一个没有,而日本高达40家,美国为35家。 

“内冷外热”。一方面,国内投资持续下降,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由2013年的19.7%下降到2016年的前11个月的8.3%,其中制造业投资更是由17.3%降到3.3%,民间投资由23.1%下降到3.1%。另一方面,对外投资高速增长。今年前11个月,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增长55.3%,预计全年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1.12万亿元。 

“冰火两重天”。地区、行业、企业发展进一步分化。一些地区经济增速、财政收入大幅下降,发展十分困难,进入转型的阵痛期,而与此同时那些市场化程度较高、创新能力强的地区却“独立潮头傲霜雪”。一些行业、企业发展陷入困境,但同时那些创新能力强的行业和企业快速增长。 

病因在哪里?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主要是经济结构出了问题,所以造成我们现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这就好比土壤“板结了”,下雨难以发挥滋润“庄稼”的作用,如果雨下大了,还会带来“水涝”。 

突出表现是供给侧“三大结构性失衡”。一是要素结构失衡。主要是人才、技术、资金、土地等生产要素结构不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比如现在就业压力很大,但许多企业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才,就业难与招人难并存。我国现在资金供给很充裕,但可投资的渠道和资产不足,出现了“资产荒”。我国现在专利、论文数量已跃居世界第一,但具有商业价值和应用前景的不多。二是企业结构失衡。企业是经济增长和创新的发动机,但从目前看,这部发动机也出现了结构性失衡。主要是创新型企业所占比重低,同质化竞争严重。同时,还有一些垄断性行业和企业、“僵尸企业”等存在,导致资源错配,效率不高。三是产业结构失衡。目前我国需求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产业结构却没有“与时俱进”,产能普遍过剩与有效供给不足并存。比如,目前我国一般工业消费品严重过剩,但高质量、高性价比的产品得不到满足,大量消费者到国外采购,目前居民境外消费额超过1万亿元。如果再加上教育消费、医疗服务消费及其间接带动的消费,则消费外流规模更大。又如,广大人民群众对健康的需求很大,但供给不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十分突出。供给侧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示意图 

 

 

 

背后深层次的是体制性原因,主要是市场还没有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当前结构性失衡和矛盾只是病症的表象,病因在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没有理顺。应该说,经过多年的改革,目前我国在制造环节已基本市场化了,但在生产要素和流通等环节市场化程度不够,工业发展很快,但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不够,现代金融制度、现代科研院所制度、现代大学制度等没有相应建立起来,由此形成了一种“瘸腿”的工业化和畸形的产业体系,难以行稳致远,向中高端迈进,实现结构转型和新旧动能转换。这是造成当前我国资金脱实向虚、“虚热实寒”的重要原因。比如,目前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主要原因是金融市场化改革不够,缺乏充分的竞争。当前医疗健康、教育、文化体育等需求巨大,但有效供给不足,发展程度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核心是这些领域改革开放不够,导致大量社会资金投资“无门”。 

如何治疗? 

一方面,要适度扩大总需求,为实体经济转型发展提供一定的时间和空间。另一方面,要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决心解决结构性矛盾和问题,做好“减法”、“加法”和“乘法”,走市场化、国际化和创新发展之路 

做好去产能和降成本的“减法”。企业“有生有死”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是保持经济机体活力和生命力的客观需要。必须认识到,目前许多工业产品产能基本已达到峰值,加上国际形势日趋严峻,不要指望未来市场会有大的改变。因此,应对那些既没有市场也不能转移的企业下决心采取兼并重组、破产等方式加以市场出清,政府要帮助企业职工安置。否则,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同时,要加快优势产业、产能走出去,提升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地位。降成本方面,要下决心推进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降低实体企业成本。当前我国实体经济成本快速上升,是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这其中有合理的成分,比如劳动力成本上升就是必然的也是合理的趋势,实际上目前我国劳动力成本还远低于发达国家。但问题在于其他成本过高,如融资成本、能源电力成本等远高于发达国家,还有一些制度性交易成本,这些才是不合理的,必须切实推动资本市场、劳动力市场、土地市场等改革。在这些方面,哪怕付出一定的改革代价也是值得的。否则,企业创新发展所需的人才、资金、技术等燃料缺乏,终归跑不远,会出问题。 

做好培育新动能的“加法”。当前,我国工业化已进入到中后期,这一阶段的显著特点就是制造业比重下降,同时服务业特别是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和高技术产业的比重上升,即进入产业结构的转型和新旧动能的转换期。但从目前看,受制于传统管理体制的制约,我国新动能成长缓慢,所以经济下行压力很大。这种状况必须改变,否则经济增长稳不住,甚至导致危机!因此,应该把完善服务业和新兴产业监管体制作为当前经济工作的一件大事来抓,加快发展壮大新动能。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放开教育、医疗健康等服务业市场准入,切实解决民间投资“玻璃门”、“弹簧门”等问题。对新兴产业发展应多一些宽容,不要怕出问题,要坚持先发展,后完善监管,一边发展、一边完善监管,做新生产力发展的呵护者。 

做好创新驱动发展的“乘法”。要下决心破除束缚创新的体制机制障碍。这方面要解决的问题很多,当前最急迫需要完善的几个制度:一是知识产权制度。知识产权制度是给“天才之火加上利益的燃料”。这是激励和促进创新的根本制度,否则知识产权保护不好,谁也不会去创新。总体上看,我国已到了必须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的阶段,要切实解决侵权易、维权难等突出问题。二是要加快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和现代科研院所制度,使大学回归大学、科研机构回归科研,切实改变目前科研工作“急功近利”、“浮躁”、“重物轻人”、“重硬环境建设轻软环境建设”,出不了“大家”、出不了重大原创性成果等突出问题,为创新发展提供坚实的人才、科技和教育支撑。三是建立以企业主导的创新机制。这是我们抓创新的“牛鼻子”。必须认识到,人才、资金、技术等是创新的重要资源要素,但只有通过企业和企业家才能把它们有效组合,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促进经济增长现在,市场倒逼企业创新的机制正在形成。要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加大对企业技术改造、研发实验条件等创新能力建设的支持,为企业创新发展添油助力。 

总之,我国实体经济发展已经到了必须要转的阶段,到了闯关的时期,这是我国经济发展必然要经历的一个阵痛。转型是一个“伤筋动骨”和新格局重塑的过程,是痛苦的我国具有实现转型发展的很多优势和条件,包括产业配套完善、新的人才红利,国内市场规模和潜力巨大,等等。只要我们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坚持不懈抓创新,这一关一定能够闯过去,进入“海阔天空”的新境界。 

(王昌林) 

  

相关文档

相关链接
地方院所
代管挂靠单位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217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