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阅读: 0

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西方国家有何不同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研究》课题组2017-03-14

20世纪70年代,主要发达经济体相继出现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并存的危机。面对滞胀,之前长期使用的凯恩斯主义需求管理方式捉襟见肘、无济于事,由此供给学派主张盛极一时,相关的结构性改革政策也登上历史舞台,美国以里根经济学为代表、英国以撒切尔主义为代表,之后其他欧美国家也曾采用过类似政策。西方供给学派主张和结构性改革助推英美摆脱了滞胀泥淖,取得一定的积极成效,但随着时间推移也产生诸多负面效应,如加剧了收入分配差距,推动了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脱节,为后来的金融危机埋下了隐患等等。 

当前,我国推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紧密结合中国具体国情,在综合研判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基础上提出的重要举措,尽管与西方供给学派主张下的结构性改革在概念和部分内容上有相似之处,但在本质上存在系统性区别,集中体现在理论基础、实践背景、改革内涵、政策手段、动力机制等方面。 

一、理论基础不同 

西方国家供给学派思想根源是建立在西方古典经济学理论基础之上,是西方自由经济理论与欧美当时经济发展实际相结合的产物。供给学派政策看重市场配置资源作用,相信长期经济增长有赖供给面条件改进,但没有形成独立严谨理论体系,更像是相关理论的经验集成货币政策实践主要借鉴货币学派理论,放松管制政策基于竞争创造繁荣的现代经济学常识理念,减税政策则较多诉诸公共财政领域的最优税率分析框架。尤其是放松政府管制的主张以及对凯恩斯经济学的批评,实际上是美国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表现。 

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与中国实际结合的基础上,借鉴吸收其他相关经济理论精华的重大理论创新。首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注重从供给侧发力,强调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改善产品供给质量,释放经济发展潜力。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关于生产和消费互相关系、商品和服务的使用价值与价值平衡关系等理论的实际应用;同时,借鉴吸收了经济增长理论中关于经济增长源泉的部分思想。其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注调整经济结构、实现经济协调发展,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关于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等经济环节存在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对立统一关系等相关理论的应用和发展,同时,也吸收借鉴了发展经济学关于产业结构、区域结构、技术结构等相关理论的精华。最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强调深化体制机制改革,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互作用等辩证统一观点的深化应用和发展,同时借鉴了制度经济学关于制度内生于经济发展等方面的理论精华。 

二、实践背景不同 

美英等国家推行供给学派政策主张的时期已经完成了工业化,进入高收入发展阶段,经济结构和市场机制步入相对成熟期。推行供给学派政策主张,短期背景是普遍面临经济发展停滞或徘徊、通货膨胀加剧、失业率攀升三者并存局面,需要依托财政、货币政策以及相应的结构性改革破解上述困境。长期背景是受凯恩斯思潮支配,政府过度干预管制市场弊端重生,经济效率降低,需要通过改革瘦身释放发展活力。 

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生在后起追赶和体制机制转型阶段,工业化尚未完成,市场机制还不成熟。短期要解决“四降一升”问题,即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企业利润下降、工业生产品价格下降、财政收入增幅下降以及潜在风险特别是金融风险逐步上升,为此需要综合运用市场机制和政府作用,提升供给对需求的反应灵敏度。与美英等国当期“滞胀”情况不同的是,尽管我国经济增速趋于下降,但近年仍保持6%以上的中高速水平,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仍居于前列。我国并未出现显著的通货膨胀现象,物价水平长期处于低位,尤其是工业品价格较为低迷。长期而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旨在破解我国经济社会的诸多结构性矛盾,如低端产品供给过剩和高端产品供给不足并存、产品市场化程度较高而要素市场化程度较低并存等等矛盾。 

三、制度环境不同 

西方国家是以私有制为主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采取供给学派主张时,普遍具备较为成熟的市场体系,市场竞争较为充分。这些条件就决定了英美等国政府在政策思路上主张政府干预最小化,强调放任自由的市场经济。 

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前提下,对现有经济体制机制进行适应性改革,是结合当今中国现代化建设实践的一系列政策和改革举措。主导思路遵循“市场有效、政府有为”的原则,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也强调更好地发挥政府的积极作用,最大可能地追求效率和公平的平衡。尤其是总结早先过于依赖调控政策干预经济以及大规模刺激政策实践经验和利弊得失,探索如何调整政策方针和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以求在更高水平达到供给和需求的动态均衡 

四、政策手段不同 

西方供给学派政策旨在通过改善微观经济效率来解决短期宏观经济供需失衡问题,政策涉及面相对较窄。由于西方国家已经具备较为成熟的市场体系,基于已有的制度安排,其政策手段偏重于宏观政策调整,政策手段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为主导,辅之以相应的经济和社会机制改革,主要包括减少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削减政府预算、减少社会福利开支、控制货币供给量以及放宽政府管制、推行私有化、削减工会力量等举措。 

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涵盖领域更加丰富、广泛,影响也更加深远。由于我国仍处于体制转轨阶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涉及宏观、中观和微观政策调整,也包括中近期和远期体制机制改革,体现了各项制度创新的有机统一,它是由目标任务、政策调整和体制机制改革等构成的一个完整体系。 

五、动力机制不同 

英美等国家推行供给学派政策主张时期,经济结构和制度都较为成熟,结构调整余地不大,改革空间较为有限,短期释放经济发展潜力有较大难度。一是城乡差别较小。1980年,英国和美国的城镇化率分别达到78.5%和73.7%,进一步推进城镇化的潜力不大。二是地域差别较小。英美等国在工业化过程中,国内区域间要素流动性较充分,区域间发展差距不大,区域结构调整挖潜的空间相对较小。三是市场制度较为成熟。英美属于现代市场经济发源地和先行地区,经过长期培育发展,各领域逐步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市场体系,各方利益主体博弈处于相对均衡状态。 

我国当前经济发展总体处于中上等收入水平,与高收入国家还存在很大差距,进一步增长还有很大空间。现阶段,我国经济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矛盾较为突出,诸多体制机制尚处于构建和变化之中,通过结构优化和改革创新仍能够释放出很大发展潜力。一是目前我国城乡区域发展差距依然很大;二是制约要素自由流动和资源优化配置的体制机制障碍依然较多;三是完善市场制度,让市场更好地配置资源还有较大潜力。因此,在较长时期内,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除资源配置障碍,释放结构优化潜力,仍然有条件培植经济持续增长新动能。 

总之,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西方供给经济学的翻版,而是适应中国特色社会环境和发展阶段的重大理论和政策创新,并将根据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不断探索和创新发展。 

完成人:马晓河  付保宗  郭丽岩  刘现伟  李大伟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链接
地方院所
代管挂靠单位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217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