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阅读: 0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相关理论与基本内涵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研究》课题组2017-03-10

经济学理论中,供需分别是经济活动的两个方面,互为条件,缺一不可。正确理解供给和需求、供给侧和需求侧等概念的内涵,解决供给侧结构改革“是什么”的问题,对于摆脱传统理念束缚、转变工作思路、形成符合经济新常态特征的系统性政策举措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一、西方经济学供求分析框架的局限性 

供需均衡分析是传统西方经济学的分析框架。西方微观经济学的一般均衡理论阐述了完全竞争市场环境能够自发运用价格机制实现所有商品和服务市场的同时出清,为市场应在资源配置发挥主导性作用这一经济发展理念提供了理论依据。西方宏观经济学从国民经济恒等式出发,系统论述了货币供应量、财政支出等需求侧经济变量对社会总需求的影响,以及工资水平等供给侧经济变量对社会总供给的影响,为通过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等需求侧手段扩大社会总产出提供了理论依据。这种传统分析框架存在如下局限性: 

一方面对总供给的影响因素缺乏深入分析。传统西方经济学对总供给的分析中,总是假定微观主体的要素投入量、生产可能性曲线和宏观生产函数的形式都是给定的,只有劳动这一要素投入量的规模受到工资水平影响。事实上,生产可能性曲线和宏观生产函数是不断变化的,不同制度也会导致不同的生产函数。 

另一方面较少从动态、中长期视角去分析供求均衡。传统经济学理论对供求均衡分析主要是用比较静态方法。从动态分析角度看,总供给和总需求关系要更加复杂。一个经济体要实现稳定健康发展,并不是实现总供给和总需求的静态平衡,而是在不断扩大总供给规模和优化结构的同时,实现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动态平衡。 

因此,容易引致政府宏观政策偏向需求侧管理。宏观经济学对于需求侧管理的理论框架十分严密成熟,逻辑性很强,为各国政府实施宏观调控提供了规范的逻辑体系。更为重要的是,在应对上世纪30年代经济危机等问题时,需求侧管理取得了明显成效。然而,由于这一理论对如何改变生产函数基本没有涉及,政府难以得到切实可行的建议,从供给侧入手提高总供给水平,这就从客观上导致了各国政府的宏观政策往往以需求侧管理为主。 

二、现代西方经济学研究供给侧问题的不同视角 

经济实践表明,单纯需求侧管理不足以支持经济的长期稳定增长。若某国所有生产要素投入规模和投入方式保持稳定,供给结构长期维持不变,就很有可能出现供给结构和需求结构不相适应的情况。同时,如果供给结构和需求结构不相适应,无论总需求曲线如何移动,新的供求均衡则难以实现,需求端政策效果必然大打折扣。因此,在认识到传统供求分析的局限性之后,现代经济学理论逐渐转为从古典政治经济学和生产函数理论出发,打开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框架下总供给的“黑箱”,从劳动、资本、技术(制度)、资源等生产要素层面,系统探讨实现总供给的结构优化和规模增长,进而推导出供求平衡的路径。 

从税收角度研究供给侧问题。西方供给学派对税收作为影响总供给的重要变量,认为在技术水平不变的前提下,税率的不断上升会严重影响生产活动,导致相当一部分生产要素没有充分投入生产领域,从而使总供给曲线往左边移动,由此造成总产出和税收总规模减少。为此,拉弗等学者提出了以对企业大规模减税为代表的供给端政策体系。 

从创新角度研究供给侧问题。与凯恩斯同时期的熊彼特基于政治经济学分析方法,将创新定义为“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并构建了“创新—效率提升—利润增加—大量竞争者进入—利润下降—新一轮创新”的反馈机制,认为创新是经济周期和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索罗的新古典经济增长理论在借鉴古典政治经济学基础上,也将技术进步引入经济增长模型中,最终得到了从长期看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唯一源泉的重要结论。 

从制度角度研究供给侧问题。科斯、加尔布雷思、诺思等制度经济学家充分认识到古典经济学、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中“经济人”、制度成本为零等假设的局限性,运用历史分析方法对制度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进行了深入研究,论证了不同的制度体系下同等生产要素的产出存在巨大差异,实际上将制度供给和生产要素供给共同作为生产函数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在供给侧通过制度变迁推动经济增长提供了理论依据。 

从结构角度研究供给侧问题。二战之后,大量市场经济不完善、存在要素供给短缺的发展中国家纷纷走向独立,谋求发展。在这一背景下,丁伯根、刘易斯、钱纳里等经济学家在吸取凯恩斯主义理论、古典主义理论精华基础上,提出了“双缺口”理论、“二元结构”理论等发展经济学理论,系统论述了在不完全市场经济体系下,如何通过弥补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短缺、优化生产要素供给结构促进经济增长,为发展中国家实现经济腾飞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参考。 

三、供给侧分析和需求侧分析存在三大差异 

供给侧和需求侧分析的逻辑框架如图1所示。两者存在如下三方面的差异: 

  

1  需求侧和供给侧的分析框架 

对经济总产出的影响方式不同在需求侧中,消费、投资和净出口等本身就是经济总产出的组成部分,运用各种政策工具会直接影响各类需求,从而直接影响总产出规模,但难以影响产出结构。而在供给侧中,资本、劳动、技术和资源等生产要素是经济活动的投入项,政策工具需要通过影响生产要素的数量、结构、质量以及活动方式,直接影响产出结构,但对总产出规模的影响则相对间接。 

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机制不同。作为GDP的一部分,需求侧的消费、投资、净出口等对GDP增长贡献直接表现在当期,带有直接性,能够在短期内迅速推动经济增长,效果类似于“西药”。供给侧的劳动、资本、技术、资源等对GDP增长的贡献并不表现在当期,而是在下一阶段,带有后起性,将在中长期一个较长时间内逐渐对经济增长产生影响,效果类似于“中药”。 

经济学内涵不同。需求侧中的投资和供给侧中的投资虽然在统计报表上都表现为资金投入,但有本质区别。需求侧中的投资作为当期GDP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是公共投资,也可以是生产投资;公共投资中可以是直接为增加产品有效供给的公共服务投资,也可以是与产品供给无关的投资。而供给侧中的投资不同,它必须是与潜在经济增长率紧密相关的投资,如厂房、设备、技能培训、水电、路、气、网等,与潜在经济增长率无关的投资是被排除在外的。 

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内涵 

当前我国经济面临周期性、总量性问题,但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供需结构性严重失衡,低端供给、无效供给过多,中高段供给、有效供给不足。我国实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理论和实践上既不同于传统的需求侧管理,也不同于西方理论界提出的供给学派、制度经济学或结构主义,而是要从供给侧入手,围绕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问题推进改革,目标是以需求为导向提高产品供给质量,路径是以市场为导向增加资源配置活力,动力是以改革创新为引擎增加制度有效供给,最终实现并形成供求结构的高效动态对接、生产力得到解放、经济保持中高速、产业迈向中高端的新经济增长体系。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在于三个关键词:“供给侧”、“结构性”和“改革”。“供给侧”是方向,意味着要从要素供给、产品供给和制度供给三个层面入手,改变我国的宏观生产函数;“结构性”是关键,意味着这项改革的重点是围绕影响宏观生产函数的诸多结构性问题寻找解决之策;“改革”是抓手,意味着要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完善制度供给,为在新常态下新旧动能转换提供引擎。其中,解决三个层次的供给问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要义所在。 

  

  

2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个供给层次 

  

要素供给问题。集约节约的要素配置是有效、优质产品供给的前提条件。如何提高要素配置效率,特别是能够保持相对稀缺、边际产出更高的技术和高素质劳动等生产要素供给量的不断增长,是供给侧要研究的重点问题。此外,如何减少阻碍要素流动的障碍,实现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也是供给侧关注的焦点。 

产品和服务供给问题。为市场提供有效而优质的产品供给,是供给侧改革的最终目的,重点在于产品和服务的提供要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从现实情况看,消费者的效用函数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新的商品和服务的出现而不断变化的。供给侧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根据需求结构变化,生产并提供有效、优质的商品和服务,实现供求关系的动态均衡。 

制度供给问题。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形成新的制度供给,是供给侧改革的重中之重,没有新的制度供给做引擎,要素供给和产品供给将无从谈起。制度是决定各种要素投入能够形成何种规模和结构的关键因素。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以使消费者追求效用最大化和生产者追求利润最大化达到供求均衡;同时,要充分发挥好政府的积极作用,通过创新、劳动、金融、资源产权、土地利用、教育体制等多个领域的改革,积极解决“市场失灵”问题,引导要素向需求层次更高的领域配置,推动供求平衡由向高水平跃升。 

完成人:马晓河  李大伟      郭丽岩  付保宗  刘现伟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链接
地方院所
代管挂靠单位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217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