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阅读: 0

300里的选择:京津冀一体化任重道远

2017-02-21

我的家乡XX县,位于华北平原,距离北京市300多里,是河北省某十八线小城。2015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7600元,连续5年同比增长超过10%。春节返乡,毫不意外小城的年轻人大量外流,一部分去一二线城市读书、打工,一部分留在了省城。人口流出带来消费市场的萎缩,大型批发市场出现旺铺闲置、租金减少,中档商场的人流量也在下滑。留下的年轻一代更喜欢驱车30里到省城消费,无论是否节假日,省城的购物中心、影院、餐馆总少不了小城人的身影。小城消费的转移带来必然收入的转移和再分配。此情此景,不由得深思,京津冀一体化仍在踟蹰前行,任重道远。   

观之、闻之、思之,我的梦想在北京 

业难就,人难留,年轻人更发愁。一个县城,总人口不超过三五十万,无特殊资源禀赋,几乎没有产业存在,市场可提供的就业机会少的可怜。发展劳动密集型企业,安排县城的无业者就业,并不现实。发展服务行业,服务对象不足且市场在逐步萎缩。真正意义上的民间企业又不愿落户小城。个别污染企业意欲设厂,政府拒绝批地。总体来看,小城的就业状况堪忧。 

据从事不同职业的亲友团讲,现在小城不同行业收入差距较大。公务员、事业单位等“铁饭碗”收入稳定但增幅有限,餐馆和旅店服务人员平均工资已超出3000元,有些个体小生意闷声发财。同时,随着资本和财富的进一步集中,小城已经表现出了比较明显的分化现象。财富积聚变得更难,年轻一代在财富分配中的地位也相对下降。资本回报超过劳动报酬对于在劳动力要素上占优的年轻人来说,不是好现象,对于资源匮乏且上升通路狭窄的小城年轻人,更是极大地消磨了他们的热情和斗志。对一个城市而言,要素的自由流动带来财富的创造和累积。只要人才流动渠道畅通,即使年轻人暂时处于相对贫困状态又有什么关系呢。保证公平的竞争环境、创造良好的发展机会,这是人才流动最重要的影响因素,而这又恰恰是小城无法提供的。 

房价攀高,收入拉开,可持续性难觅求。2016年,小城在三四线房地产市场轰轰烈烈的“去库存”运动中收益颇丰。房价由最近3-5年的3000元/平方米一跃而升至4200元/平方米,涨幅高达40%,丝毫不逊于京沪深一线城市,房地产市场一时间火了。新建商品房施工面积不断增加,高层居民住宅楼开始沿着城边不断向外扩展。回去五天听闻数起拆迁补偿3套房,20多万现金等鲜活事例。然而,可能想到,伴随人口的持续流出,又有多少刚需购买者上车可能成为最后的接盘侠?这种疯狂的局面能维持多久,这仅有的购买力被再次消耗后又当如何?不敢想象还会有多少烂尾的楼盘,不敢想象潮水退后没人买单的后果。 

公共服务差,市民要求高,拼命向外跑。虽然小城经济发展水平落后,小城父母对于孩子的教育投入毫不吝啬。在资源有限且被垄断的小城,普通家庭实现阶层跨越的唯一可能途径就是奋发学习,一路从重点初中、高中考至名牌大学。这也愈发导致小城教育行业的畸形发展,整个教育市场鱼龙混杂,质优资源供不应求。从幼儿园到小学、初中、高中,各种形式的补习班、课外班、兴趣班琳琅满目,发展的如火如荼。以我家邻居为例,邻居夫妻皆为小城普通初中教师,双方利用寒暑假期开设辅导班,课程(语数英三门)收入可高达10万元,学生人均支出约2000元。私立小学使出浑身解数网罗优秀苗子,上学费用之高令人望“价”兴叹。号称小城第一的幼儿园入园费每年超过2万,排队者众多。更有家长为了让孩子享受更好的教育资源,举家搬到省城。此中景象,与北京无异。 

我不走,我要留,北京依然是梦想和乐土 

2016年7月,某家知名公众号推出了“4小时逃离北上广的活动,一时间网络沸腾,引爆朋友圈,也引发无数后续讨论。我也问过自己,在省城老家多好啊,有房有车,生活成本几乎为零,哪里需要像现在这样,呼吸着北京的雾霾,眼望着猛涨的房价,拿着(同房价相比)杯水车薪的工资,盼着不知道是否荣耀的未来,何苦呢。可是摸着心口,我坚定地告诉自己,我不想要那种一成不变,可以一眼望到头的人生,如果我不能挑战些什么,不能改变些什么,我会觉得生活乏味无趣。北京为来自小城的我提供了更加自由的环境,更加多样的选择,以及更重要的试错机会。 

2016年,一线城市纷纷提出了2020年的人口控制线,并且正在严格地执行中:北京:2200万人上海:2500万人深圳:1480万人广州:1550万人,共计7730万人。事实上,这四个城市的常住人口数恐怕已超过7730万人。尽管一线城市的承载能力变弱,但是政策红利、人口红利、资源红利依然非常明显,这就意味着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不得不通过某种方式被迫离开这个奋斗多年的都市。比如,有的人借助公司外派在二三线城市工作的机会,赚一线的钱,保持和一线城市工作层面的沟通和晋升渠道,享受二三线城市的生活;有一些人父辈家底殷实,在一线城市混迹若干年,攒足经验和阅历,回家创业发展;有一些人工作技术含量不高,受政策约束被挤出,比如从北京市搬迁到河北的动物园批发市场和迁出的百荣小商品市场等;有一些人渐渐绝望于火箭般上涨的房价,在一线城市安居越来越成为一个难以企及的梦,无奈离开这个城市。 

以北京为例,北京市人口保有量已经达到甚至超出2020年计划水平,北京市要求控制城区人口。从区域承载力角度来讲,北京承载了太多的外来人口,北京的雾霾、地下水、交通等问题已成为众所周知的社会话题。控制人口规模,引导人口外流是摆在北京市当前的重要任务。然而,具体到微观选择上,我不希望我成为那一批被赶走的外来者,我希望可以自主决定我的去留。 

有句话说的好,小城拼爹,大城拼命。北京压力虽大,然而存在着国内最健康向上的公平的力量,永远有着数不清的并且相对公平的机会,能否把握取决于你自己。北京房价高、消费贵,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五道口的枣糕不管夏冬,卖到脱销,中关村商场旁边的烤冷面排着长长的队。金融街金领年终奖百万,拿到手软,软件园码农年薪过百万、股票分红羡煞旁人。我们应该明白,北京一直为相当一部分人提供了与之相匹配的收入或者至少说存在很大的可能性,你觉得房价高、消费贵、没有希望,恰恰因为你身在局外。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几乎集中了全国最优质的政治、商业、智力、教育、医疗等资源,所以很多人走了,更多的人又来了。 

也有人会说,没错,北京的确充满机会和资源,但是机会和资源并不一定是为你准备,人才济济的北京,分子很大,分母更大。我要说,在我年轻奋斗的前10年,我不愿过早给自己贴上失败或者认命的标签,不拼一把,怎会甘心,尝过自由的味道,岂能轻言放弃。 

  

相关链接
地方院所
代管挂靠单位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217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