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阅读: 0

将油气贸易作为缓解中美两国贸易摩擦的突破口

能源研究所高世宪 田磊 刘建国2017-09-27

内容提要:特朗普能源政策调整或将使美国更接近“能源独立”目标,加速美国油气出口进程。未来美国油气出口潜力较大,且具有较强竞争力,中美在油气领域合作机会增大。扩大中美油气贸易,应积极开展两国战略对接,创造良好的贸易和投资环境,将油气贸易作为缓解两国贸易摩擦的润滑剂与突破口。

近日,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指示美贸易代表对所谓“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发起调查。中美贸易逆差有着复杂的背景。通过增加从美国进口,可适当缓解这一问题,特别是油气贸易有望在平衡两国贸易逆差中发挥一些作用。

特朗普能源政策调整,将推动美国成为重要的油气出口国。据美国能源署(EIA)测算,2020年美国天然气出口量可达700亿立方米,原油出口量到可达300万桶/日(1桶约等于0.12吨,300万桶/日约等于1.32亿吨/年)。我国是全球第一大能源消费国,且未来一段时期,对油气等优质能源需求仍将增加。2016年以来,美国对我油气出口大幅增长,双边油气合作已形成良好局面。若中美油气贸易量达到美国2020年出口量的一半,油气贸易额可达350亿美元,约占2016年中美贸易逆差的10%。加强中美油气贸易可在缓解中美贸易摩擦中起到润滑剂作用。

一、特朗普新政加速美国油气出口进程

水力压裂和水平井技术突破,带动美国油气生产持续增长。美国于2009年、2014年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石油生产国,国内供需日趋宽松。2008-2016年间,美国原油年产量由3.02亿吨大幅提高至5.43亿吨,年均增量超过3000万吨,相当于我国目前一个“大庆油田”的年产量。美国原油进口量持续下降,原油对外依存度由最高时2006年的66.4%降至2015年的42.5%2015年,天然气产量达到7660亿立方米,并且连续十年保持增长,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推动美国从天然气净进口国向天然气净出口国转变。

美国政府先后放松天然气出口、解禁原油出口,油气出口规模迅猛增长。2011年以来,美国政府逐步放松天然气出口限制,先后批准30余个液化天然气(LNG)出口项目,并于201512月废除了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2016年,美国原油出口日均52万桶,20171-4月美国原油出口量达到92万桶/日,其中2月和4月出口量均超过100万桶/日,创历史最高水平。从出口流向来看,20171-4月美国对亚太地区原油出口量为36万桶/日,占美国出口总量的40%左右。20163月,美国出口了第一船液化天然气(LNG),全年LNG出口量达到390万吨,出口对象主要是南美国家。

特朗普新政将加速油气出口进程,未来出口规模有望持续扩大。特朗普政府提出了“美国能源优先计划(America First Energy Plan)”,核心是以相对激进的政策手段鼓励发展美国的油气产业,提高美国本土的油气产量,通过加快发放LNG出口许可等鼓励出口。EIA预计,未来美国LNG净出口量将保持快速增长,2020年可望达到近700亿立方米,为2016年的19倍;2030年达到1400亿立方米。美国原油出口量到2020年将增至300万桶/日,为目前出口量的3倍。

二、我国自美进口油气具有经济性

2016年以来,中美油气贸易增长迅速。20165月,我国首次进口美国原油,全年累计进口48.6万吨。20171-4月,我国从美进口原油160.8万吨,成为美国原油出口第二大目的地国,仅次于加拿大。20168月,我国首次从美国进口LNG,全年进口6万吨。20171-2月进口33.64万吨。

从经济性来看,我国自美进口原油经济性较好,LNG有较大潜力。美国出口原油一般以WTI为基准价。2017年以来,WTI/DubaiWTI/DTD Brent价差总体维持较宽水平,加之运费低廉,美国出口原油经济性凸显。美国出口LNG项目主要分布在墨西哥湾沿岸,距离我国较远,运输成本较高。经测算,美国LNG出口亚洲总成本为8美元/MMbtuMMbtu为百万英热单位,1 MMbtu约等于28.3立方米)左右,其中运费为1.5-2美元/MMbtu。未来,随着LNG相关配套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美国对我出口LNG价格有望下降,美国或将成为我国开展LNG国际贸易的优质资源国之一。同时,美国与Henry Hub气价挂钩的模式对与油价挂钩的传统定价模式带来冲击和挑战,也有利于缓解亚洲溢价。

整体来看,贸易总量较小,加以战略互信不足、政治因素影响大等多重因素导致中美油气贸易实质进展缓慢,当前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

三、油气贸易可以在缓解中美贸易摩擦中发挥润滑剂作用

作为全世界最大能源进口国,我国利益在于获得稳定、廉价的进口能源供给,特别是要最大限度缩小、消除我国能源价格与其它主要工业化国家能源价格之间的差距,从而在源头上消除开放经济环境下可能损害我国制造业成本的因素。作为兼具世界石油天然气最大生产国、消费国双重身份的美国,其利益在于既要保持其国内油气勘探开发企业有一定的盈利水平,又要为其下游产业、消费者提供尽可能廉价的能源供给。从产业来看,美方油气出口产业利益的政治诉求在逐渐压过对华贸易保护主义,中美能源合作的国内支持力将日益增大。

(一)加强中美油气贸易,对我国总体利大于弊

一是北美地区政治相对稳定、油气资源开发技术先进,尤其天然气方面,是与澳洲、非洲、俄罗斯并列的未来重要的LNG资源供应地,有助于我国实现进口渠道多元化,降低对中东的依赖程度。二是增加美国这个新供应方的进口,有助于遏制传统供应方的要价。原油方面,随着我国从美国进口原油的增长,沙特已经降低了4月销往亚洲的部分原油的定价。天然气方面,相对于管道天然气贸易,LNG不涉及跨境基础设施建设,运营相对灵活。进口美国LNG,将增强我国天然气供应灵活供应能力,并有利于消除进口溢价。值得注意的是,中美油气贸易中要坚持“以我为主”的合作思路,以免对美国的能源供给产生依赖。

(二)扩大中美油气贸易,符合美方利益诉求

一是扩大中美油气贸易有利于缩小美方逆差。美国经济界对此期望较高。二是扩大石油出口拉动美国油气产量增长,将有助于分摊油气产业巨大的固定成本。进而降低美国油气产业的平均成本,增强其国际竞争力和收益能力。三是保证企业可持续发展。对于美国而言,过度的国内油气低价将导致其油气生产企业难以为继,最终损害其“能源独立”战略。通过打开我国出口市场,抬升美国国内油气价格,有利于保证其油气企业可持续运营。

四、深化中美油气贸易政策建议

一是创造良好的贸易和投资环境,着力扩大天然气贸易。中美双方并未达成自由贸易协定(FTA),此前美国LNG对中国的出口一直有限制。4月份公布的“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显示,在LNG出口许可上,美国将给予中国不低于其他非自贸协定( Non-FTA)贸易伙伴的待遇,才为双方LNG贸易开展奠定了良好基础。我国应抓住当前天然气市场供过于求、价格处于相对低位的机遇,积极获取2020年以后的北美气价联动资源,逐步加大美国LNG进口量。

二是拓展中美油气贸易方式、合作形式和合作领域。在贸易方式上,考虑到我国企业投资美国油气产业可能会面临更严格的行业投资审查等障碍,应加强引导民营企业进行相关领域投资,同时也鼓励国企、民企与境外企业合作开展投资;在合作形式上,我国应加大美国原油市场介入力度,实现美国原油出口亚太市场的常态化,积极参与美国上游勘探开发,强化与美国在页岩油气等领域投资、技术和装备合作,突破投融资等制度性瓶颈;在合作领域上,立足油气贸易,同时积极参与美国原油出口基础设施建设,通过与当地贸易商和物流运营商合资、合作,配套大型油气运输船队,加强美洲地区仓储物流布局,在美洲地区的基准原油市场获得更大主动权。

三是加强中美油气贸易策略研究。特朗普政府政策尚未完全成型。应将从美进口油气视为我国能源供给在保持外部平衡的条件下灵活应对国际环境的重要选择。需重点研究中美油气贸易合作的相关配套政策,把握美国油气对外出口契机,调节我国的能源供给平衡。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链接
地方院所
代管挂靠单位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217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