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阅读: 0

当前世界经济形势、风险及我国的应对

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形势课题组2018-04-04

当前世界经济延续去年以来的回暖上升态势,未来3年左右可能出现一个弱增长短周期,但基础并不稳固。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是近期世界经济下行的主要风险,新兴经济体债务高企则是世界经济的一颗“定时炸弹”。今年我国面临的外部环境喜中有忧,应在应对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的同时坚定不移深化改革开放,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一、当前世界经济延续去年以来的向好态势,呈现“三平稳、一回归、一下行、一分化”特征

经济增长总体稳中有进。发达经济体经济动能比较强劲,主要新兴市场增长动力有所恢复,世界经济有望延续向好态势。减税、扩大基建支出等对美国经济的提振作用正在显现。去年美国经济增长2.3%,今年3月产能利用率增至77.7%PMI、消费者信心指数等先导指标升至新高。去年欧元区经济增长2.4%、创十年来最高,且实现2007年后首次全员普增。今年以来,欧元区工业生产保持扩张,内需动力继续增强,1月出口增长9.1%。日本经济去年增长1.7%,为2014年以来最高。今年1季度,日本商业信心指数和小企业信心指数均已连续5个季度正增长,消费者信心指数保持高位。印度GDP去年4季度重回7%以上增速,俄罗斯、巴西去年经济增速估值分别为1.5%1%,均摆脱衰退实现正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1月预计,2018年世界GDP增长3.9%,较去年增速提高0.2个百分点。其中,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国家分别增长2.3%4.9%

就业市场总体稳中向好。今年前两个月,美日失业率已分别降至4.1%2.4%,基本处于自然失业率水平;欧元区失业率降至8.6%,创200812月以来最低;俄罗斯失业率保持在5%左右低位;巴西失业率虽在12.2%,但较去年313.7%的高点有所下降。不过,希腊失业率仍达20.9%,意大利、西班牙失业率尚在10%以上,南非失业率更高达27%左右,这些经济体解决就业问题任重道远。

大宗商品价格稳中小涨。今年1季度,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呈现总体平稳、小幅上涨态势。126日,RJ/CRB商品价格指数一度升至200.52,为201510月以来首次超过200322日略降至195.23,与年初持平。129日,WTI原油期货价格达到66.36美元/桶,为2014年以来高点;213日一度跌至59.12美元/桶,随后有所回升;322日为64.3美元/桶,较年初上升6%115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一度升至70.26美元/桶,为2014年以来首次升至70美元/桶以上,随后小幅回调;322日收盘价为68.91美元/桶,较年初上升2.6%

通货膨胀渐归合理区间。发达经济体通缩压力不同程度缓解,主要新兴市场摆脱高通胀困扰。2月美国CPI同比上升2.2%,连续6个月位于2%以上,核心CPI同比上升1.8%2月欧元区CPI同比上升1.1%;日本通胀率为1.5%,达20153月以来最高。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通胀率较前两年高位显著回落,今年2月分别为4.44%2.2%2.84%4%,基本处于各国央行通胀调控目标区间。

主要股市震荡下行明显。126日,美国标普500指数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均创历史新高后震荡下行,323日特朗普签署对我“301”调查备忘录当天,这两个指数明显下跌,较年初分别下降2%3.5%。欧洲主要股指降幅明显,1月中下旬英国FTSE指数、德国DAX指数和法国CAC指数均达历史较高水平,但到322日已分别下降9.1%5.6%2.3%

货币政策更显分化态势。呈现美国收紧、欧日不变、金砖放宽态势。美国继续推进“加息+缩表”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美联储去年10月启动缩表,截至年底资产负债表缩减1844亿美元,今年预计再缩减3961亿美元。322日,美联储实施今年以来首次加息,将联邦基金利率提至1.5%-1.75%,前瞻指引维持今年3次加息预期不变。38日欧央行决定维持三大基准利率不变,之前曾明确提出改变前瞻指引为时尚早。39日日本央行决定维持既有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在达成2%通胀目标前不会考虑退出宽松货币政策。解除高通胀困扰为金砖国家放宽货币政策创造了空间。去年,印度、南非分别将基准利率降至6%6.75%历史低位,今年1季度保持不变。俄罗斯、巴西今年以来均已两次下调基准利率,分别降至7.25%6.5%

二、世界经济或进入弱增长短周期,但基础并不稳固

去年以来的世界经济回暖上升并非孤峰突起。未来3年左右,世界经济或保持这一增长态势。原因在于:

一是信贷扩张和债务驱动是经济短期持续增长的主要燃料。经过国际金融危机后较长时间的去杠杆,主要经济体杠杆率得到比较有效的控制,私人部门杠杆率低于长期平均水平,为下一步债务扩张提供了空间。目前,全球银行业信用风险总体稳中有降,特别是美国银行业放贷意愿增强。在欧日和主要新兴市场货币政策保持宽松的形势下,只要不发生大的风险,主要经济体信贷继续扩张是大概率事件,有利于推动经济保持增长态势。

截至20173季度主要经济体私人部门杠杆率与长期平均水平之差

注:“+”表示高于长期平均水平,“-”表示低于长期平均水平

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

二是经过一段时间酝酿和积蓄,主要经济体结构性改革政策的效应正在逐步显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为我国经济增长持续注入活力,进而带动世界经济复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美国减税带来的内需刺激效应有望持续到2020年,使美国经济年均增速提升1.2个百分点。欧盟容克投资计划、日本安倍经济政策、印度莫迪改革等带来不同程度的经济激励效果。随着经济摆脱衰退走向复苏,俄罗斯、巴西进行结构性改革也有了更大回旋余地。

但是,世界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并不稳固,未来3年左右的增长或是一个短周期,且力度要弱于危机前,根本原因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仍处突破前夕。一方面,从历史经验看,推动世界经济进入长周期增长,主要靠供给侧的科技和产业革命。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虽然主要经济体纷纷加大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投入,但迄今尚未产生类似蒸汽机、电力和信息技术等的新通用技术,促进新的主导产业形成、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和资本深化。普遍预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对世界经济的颠覆性作用要到2025年甚至2030年左右出现。另一方面,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尚未实现突破,新的大宗消费品及与之相伴随的垂直分工没有形成,国际贸易和投资缺乏新的增长动力,无法再像危机前那样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先导和引擎。同时,美国保护主义抬头、英国脱欧、地缘冲突等因素给世界经济带来的下行压力依然不容忽视。总之,世界经济尚未走出亚健康和弱增长的调整期,新的增长动力仍未形成,潜在增长率不升反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未来5年世界经济年均增长3.7%,不及国际金融危机前104.2%的平均增速。

三、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和新兴经济体债务高企是世界经济的主要风险

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已经成势,成为近期世界经济下行的主要风险。去年以来,特朗普政府密集发起系列贸易保护措施,打击对象几乎涉及所有主要贸易伙伴,打击领域既有钢铁、铝材等资源产品,也有洗衣机等家电产品,更有光伏设备等先进技术产品。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将给世界经济带来新的下行压力。一是对欧元区、日本、韩国、墨西哥等对美出口形成阻遏。特别是与贸易保护配套的弱势美元倾向,将推动美国主要贸易伙伴货币升值,从而形成紧缩效应,减弱其经济增长动能。二是美国贸易保护招致贸易伙伴报复的可能性明显增大,对美国出口形成不利影响,拉低美国经济增长预期。不少市场机构认为,考虑到中美贸易冲突和特朗普新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2018年美国GDP增速仅为2%左右。三是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的最显著特点是从多边为主转向单边为主,WTO框架下的“双反”调查不再是主要手段,单边主义的“232”调查、“301”调查等将扮演主要角色。这将对多边贸易体制造成根本性破坏,阻滞贸易投资自由化进程,给本就缺乏新增长动力的国际贸易雪上加霜,进一步限制国际贸易带动世界经济增长的能力。

新兴经济体债务高企是世界经济的一颗“定时炸弹”。在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近10年的超宽松货币环境下,新兴经济体债务特别是外债持续快速膨胀。国际清算银行统计,截至去年3季度,新兴经济体非金融部门信贷额达51.8万亿美元,是20083季度末的2.8倍;信贷额占GDP比重达191.9%,较20083季度上升82.2个百分点。同时,截至去年3季度,新兴市场以美元计价的外债额达15.4万亿美元,是20083季度的近3倍。其风险在于,一方面新兴经济体非金融部门信贷规模越庞大,将来去杠杆进程将越漫长而痛苦,给世界经济带来的紧缩效应将越严重;另一方面,尽管美联储加息尚未引发新兴经济体债务危机,但随着美国利率日益升高,危机临界点必然在逼近一些脆弱的新兴市场国家,在无法精准预判这个临界点的情形下,危机很可能突然爆发,给世界经济带来意想不到的冲击。

此外,今年10月英国脱欧要结束谈判,之前可能释放利空信息,给国际金融市场形成冲击。俄罗斯与美西方关系因间谍中毒案跌入新低点,外交冲突烽烟再起。中东、东亚等敏感地区地缘政治走势存在不确定性。这些都将给近期乃至未来2-3年世界经济增长带来下行风险。

2 20083季度至20173季度新兴经济体美元计价的外债额年化增长率

 

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

四、世界经济形势对我国的影响及建议

从今年看,我国既面临继续回暖向好的世界经济整体格局,又面临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等不利因素的影响,外部环境喜中有忧。应着力应对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同时坚定不移深化改革开放,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在应对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方面,要在“谈”与“打”两条线上做好充分准备。在“谈”方面要有守有让,既维护核心安全利益,又在知识产权保护、扩大服务业开放、增加进口等方面,灵活接受与我改革方向一致的美方诉求。在“打”方面要未雨绸缪储备预案,在美国再次挑起事端时分类分步实施,为谈判争取更多筹码。

在深化改革开放方面,要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效控制总杠杆率、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同时,要以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为契机,推出若干对外开放重大举措,高举经济全球化和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旗帜,以对外开放的主动化解保护主义的风险,更好发挥以开放促发展的作用。

                   (外经所国际经济形势课题组)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链接
地方院所
代管挂靠单位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217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