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阅读: 0

行业企业分化的表象、影响及对策

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张燕2017-04-26

一、调研样本介绍

调研地点为中部地区某县,调研对象为普通务工、技术人员和经理人员三类企业从业人员,样本量66个,所属行业涉及农林园艺、建筑业、制造业和服务业等多个领域,所属企业来自北京、天津、上海、杭州、武汉、南京、昆明、合肥、苏州、安庆等东部和中西部地区,且在大中小城市(镇)均有分布。此外,调研对象中,大专及以上从业人员13个,占总样本量约20%。 

二、行业企业分化的表现特征

(一)制造业与服务业分化明显

从个人收入看,从事制造业领域的就业人员工资水平普遍不高且有下降倾向,服务业从业人员收入水平总体平稳趋升。从行业利润空间看,传统轻工制造业中,服装加工、毛刷制造、箱包生产等利润率低且市场竞争激烈,企业经营较难;近年来的一些新兴制造业中,工业香料、太阳能电池板及人防设备制造等,也因为环境压力、全国性产能过剩以及市场准入放开等原因,在发展过程中出现新的困难和压力。随着居民消费能力的提高和新的消费点不断涌现,服务业企业经营状况要普遍好于制造业。

(二)行业企业内部分化趋势加剧

一二三产业内部的行业分化特征明显。单一的传统农业种养殖企业,成本投入少,收益也少;综合性的农业农村开发企业,例如实现种养殖、农产品加工、营销等全产业链的龙头企业,投资规模较大,总体发展势头较好。生物医药、新材料等新兴行业发展较好,传统加工制造业企业业务萎缩、裁员、工人工资减薪问题比较突出。软件信息、电子商务等新兴服务业要比餐饮酒店、零售等行业利润空间大得多。

处于同一行业的企业分化开始显现。从事传统家具、毛刷、服装、食品、箱包的生产企业,如果把握相对稳定的消费市场渠道,或积极利用互联网等新的市场推广模式,就能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仍然保持一定的份额;其他传统经营管理模式下的同行中小企业破产倒闭居多。从酒店餐饮、旅游等服务业企业看,能否提供中高端的服务产品已经日益成为企业经营成败的分水线。此外,房地产企业正在分化中转型,一部分传统的房地产企业面临破产倒闭的压力,另一部分房地产企业正在向小城镇建设、文化地产、旅游地产等领域转型。

(三)行业企业分化具有一定的区域梯度性

在北京、上海、天津、杭州、南京、合肥等经济发展水平较好的城市从业人员的工资水平和所在企业的经营状况,普遍好于在地级市、县城和镇上的情况。另外,在东部地区省(市)的从业人员获取新的信息、了解的新科技产品,远多于中西部地区,部分在东部地区的从业人员已经从传统行业领域转到新兴行业或者自己开始创业,而在中西部相对落后地区的从业人员和企业仍处于困难转型与抉择阶段。

(四)行业企业发展的传统格局正被打破

行业企业分化具有较强的连锁效应,特别是处于同一技术梯度的上下游企业,一旦主导行业企业受到市场冲击,直接波及与之关联的行业企业的经营状况。随着行业企业分化的加剧和逐步见底,即大部分下行企业纷纷关停闭或转型发展,以及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广泛和深度应用,行业间企业间的传统业务关系正在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各行各业正在谋划的新生态关系。

三、行业企业分化带来的压力与影响

(一)从业人员收入差距正在拉大

目前,行业企业分化带来的从业人员收入差距分化已经开始形成。最鲜活的例子是在农村,从事新兴朝阳行业的就业人员大多都拥有了价值10多万到几十万不等的私家汽车,而在传统行业的就业人员则大多依靠电瓶车、摩托车代步。从从业人员年收入情况看,调研对象中,2016年从事软件信息服务的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在20万/年以上,批发零售行业从业人员平均工资在10万元/年左右,传统轻工业制造企业从业人员平均工资在5万元/年左右,而普通的酒店餐饮服务人员工资在3万元/年左右。显然,最好的行业和最差的行业其从业人员的收入差距较大。

(二)普通和一般技术性从业人员创业就业难

在普通和技术性的从业人员中,发现有两类群体创业就业难度大,且对未来就业预期不看好。一类是60后的第一代务工人员,就业年龄偏大,知识技能基本固化,随着东部沿海地区“机器人换人”的加快推进,外出务工就业岗位越来越少,而返乡创业就业存在项目选择难、就业岗位少等问题,特别是责任田也大多已流转承包给“种田大户”,又不能在回到农耕生产上。此外,60后务工人群的子女常年在外地务工和生活,且独生子女家庭偏多,最担心的就是随之而来的养老问题。另一类是70后80后的年龄较轻但文化水平和技能不高的群体,提高薪资水平和再就业的需求刚性,但新兴行业企业的入职门槛较高。

(三)行业企业资源配置浪费多

一方面一大部分传统落后产能的企业处于关停闭和半开工状态。在前一轮的园区建设过程中,这些企业购置兴办了大量的厂房、产业用地,目前大部分处于荒废状态。另一方面由于传统低端行业进入门槛低,还存在部分资金继续向低端和过剩产能投资的现象,特别是镇域经济、县域经济层面项目跟风投资现象较为突出。这些都导致了行业资源的浪费。

(四)县域经济新动能培植难度大

调研对象一致认为,调研所在地的县目前经营效益较好的龙头性企业屈指可数,大部分传统企业处于惨淡经营状况。近年来,一大批例如轴承、叉车、化工、服装加工等传统制造业企业倒闭。而真正有带头引领作用的新建产业项目非常少,一些新的产业投资大多集中在旅游综合体、养老服务等产业,先进制造业项目基本没有。

四、分化态势下从业人员诉求在发生新的变化

(一)从“要就业岗位”向“要技能培训”转变

过去,普通和技术性的企业从业人员比较关心能否找到合适的就业岗位,希望政府协助职业介绍或提供更多的就业信息。这次调研发现,一般从业人员更关心自身就业技能的提高,特别是关心如何快速适应互联网、智能制造等新技术的应用与操作。希望政府、行业组织或企业能够给予更多技能上的培训支持。此外,大多从传统行业企业中失业的待岗工人,也希望能通过获得新的技能,重新转行转业找到工作或自主创业。

(二)从“要提高工资”向“要权益保障”转变

调研发现,从业人员中的个体经营者和农民工的社会保障缴纳情况相对较差,存在没有参加任何社会保险缴纳、或者仅缴纳部分保险项目的现象,个体经营者主要考虑支付成本较高,而农民工主要由于流动性大、换工作岗位频繁。随着权益保护意识的提高,更多企业从业人员开始关注在企业雇用过程中的综合权益保障问题,比如要求企业给自己配套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让企业工会发挥实际作用等,不再仅聚焦每个月工资涨幅问题。

(三)从“要资金扶持”向“要创业指导”转变

在宏观经济上行态势下,企业经营管理者大多要扩张已有的投资项目,需要政府给予更多的资金扶持。在当前经济结构进入深度调整期,特别是大部分传统投资项目受挫的背景下,从业人员更期待政府部门能在创业方面给予引导。受访中,很多人都谈到“有钱找不到合适项目”的问题,大家投资兴业的欲望都很强烈,但对中长期、高科技性、投入较大、收益周期较长的投资项目又把握不准,需要更多战略投资方面的指导。

(四)从“要开发资源”向“要合作平台”转变

过去,为推动本行业企业发展时,从业人员一般希望政府提供更多的例如大量建设用地、厂房、可供开发的廉价资源等。近年来,随着各类圈子例如同学会、商会、行业联盟、创投基金会甚至微信圈都发挥了较好的交流平台作用,企业从业人员寻求商业合作的意识普遍增强,“整合资源”成为频率较高的口头语。更加希望政府能够出面搭建级别高、有实际运作价值的投资洽谈平台,为不同行业企业项目合作提供舞台和机会。

(五)从“要政策倾斜”向“要市场改革”转变

在传统经营管理理念下,如何使得自己的企业获得政策上的特殊扶持甚至得到行业许可的垄断,是企业从业人员与政府部门打交道时的重要谋求。在行业企业分化深化背景下,特别是随着我国市场化改革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从业人员受益于公平开放的市场竞争环境,因此如何加快使得自己所处行业能够有更加充分、公平的良性市场竞争环境成为从业人员的重要诉求之一。例如,调研中有从事盐业经营管理的从业人员,非常激动和赞赏地提到,“从2017年开始,国家实施放开盐业价格政策,有利于盐业业务开展,并希望各地方政府加快出台配套落实政策,加快政策落地生效。”

五、对策建议与思考

(一)积极推动跨区域间、大中小城市间的行业企业合作

行业企业分化是我国经济运行新常态下,经济结构调整的必然现象,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与演化趋势。由于分化存在一定的区域或技术梯度性,行业企业之间和行业企业内部都有自身的分化特点,应从促进不同地区和城市经济发展新旧动能同步、差异化转换的角度,积极搭建和创新合作平台,推动东部与中西部、东北地区等跨区域间,以及大城市与中小城市(镇)的项目合作,通过合作盘活各地区各城市行业企业资源,促进行业企业在分化中转型升级,尽可能减少行业企业分化造成的负面冲击和影响。

(二)重点关注淘汰或转型企业失业人员的再就业

调研发现,有一大批从业人员已经或即将从倒闭或转型升级的企业中下岗失业。这部分就业人员有一些共同特点,从业年龄偏大,或知识固化、技能水平不高,但又有再就业或自主创业的意愿和需求。政府、行业组织等相关部门应当引起重视,关注行业企业分化中这部分群体的分流和去向问题,提供更多就业技能培训,提高他们适应新经济发展的能力,特别是对于就业困难的70后、80后的普通从业人员,“上有老、下有小”,生存和发展压力更大,如果不妥善处理,会引发一些社会问题。

(三)出重拳打破行业企业市场垄断阻隔

在上一轮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存在生产许可垄断、价格垄断、销售渠道垄断、资源配置行政区划分割等诸多不利于市场竞争的行为或现象,一部分企业确实在这种行业垄断中实现了快速发展,但是更多地是损失了资源配置的效率和行业从业人员的公平性。随着我国市场化改革步伐的加快,越来越多的企业从业人员已经认识到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的利好,但是改革过程中短期也还存在一些倒退、或中央和地方改革配套衔接不畅的问题,这就需要国家相关部门加强行业市场调查,加快推动全国市场一体化进程,积极打破行业企业垄断对资源配置的阻隔。

(四)国家谋划出台振兴县域实体经济的政策措施

这次调研,较为深刻的印象就是县域经济底子薄、抗风险能力弱,新动能培育慢、难,县域经济在受金融危机冲击影响中还远没有“回暖”迹象,特别是实体经济发展堪忧,面临诸多困难和压力。而县域经济肩负着全国经济发展的底部支撑作用,在新型城镇化、城乡统筹、扶贫攻坚等国家战略实施中都占据重要地位。建议国家有关部门牵头,对全国县域经济发展进行摸底研究,着眼培育县域经济发展新动能,推动出台振兴我国县域经济的指导意见、规划或具体的政策措施等。

(五)加强向基层从业人员宣解国家政策

调研发现,大部分普通从业人员感觉到自己和政府部门之间距离较远,平时也很少在工作层面上会与政府部门接触,因此对国家出台的战略、政策等了解不多。因此,建议政府部门加强“国家政策走基层、进企业”工作,积极向基层行业企业从业人员宣解国家政策,让普通从业人员也能够了解与自身切实利益相关的一些国家战略导向、改革创新方向和最新出台的政策等。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链接
地方院所
代管挂靠单位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21720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