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阅读: 0

中国产业转型发展:“十三五”再添一把火加一把力

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姜长云2016-07-26

满载着“十二五”的辉煌,中国产业转型发展跨入新阶段。在更高的发展平台上,依然面临着动态比较优势发生历史性变动的重大机遇和严峻挑战。顺应转换大势,坚持问题导向,解决突出问题,增强发展动力,厚植发展优势,再添一把火、加一把力,力促中国产业转型发展在“十三五”时期取得更大突破。

 

回视“十二五”,面对复杂严峻多变的国际环境和“三期叠加”、深层次矛盾凸显交织的国内背景,我国产业发展的成就可圈可点,主要经济发展和居民增收指标都超出“十二五”规划目标。一是产业规模较快扩张,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阶段转变开始形成。我国已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一工业大国;在500种主要工业产品中,已有220多种产品产量位居世界第一。按可比价格计算,“十五”特别是“十一五”时期,我国GDP和工业、服务业增加值的增长速度多为两位数。“十二五”期间,全国GDP年均递增7.8%,工业和服务业增加值分别年均增长7.8%和8.4%,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但仍属中高速增长。二是我国产业结构调整深入推进,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的转型更加显著。从2010年到2015年,中国服务业占GDP比重由44.2%提高到50.5%,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由39.7%下降到33.8%。三是产业跨界融合向纵深发展,发展方式转变和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亮点频频。如旅游产业与文化、健康产业的融合向深度推进,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和农产品电子商务迅速发展,部分水果产区实现由“卖果”向“卖景”转变。四是产业开放步伐加快,创新创业蓬勃展开。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实施新一轮全方位对外开放战略,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等,有效推进了产业对内对外的深度开放合作,为拓展产业发展新空间、培育产业发展新动能提供了重要支撑。近年来,基于互联网的创新创业日趋活跃,众创、众包、众扶、众筹等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撑平台建设不断加强,智能制造日益成为创新驱动的领跑者。

进入“十二五”以来,我国城镇人口超过农村人口,城镇化对产业需求和产业布局的影响日益广泛而深刻;人口老龄化提速、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和占比下降,人口年龄结构对产业需求和产业成本(结构)的影响出现重大调整;投资增速总体放缓,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明显提高并超过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培育产业发展新动力、拓展产业发展新空间的重要性迅速凸显;国际形势对中国产业发展的影响日趋复杂严峻,推进产业迈向中高端水平、培育对外产业竞争新优势日趋紧迫。“十三五”期间,这些产业发展环境的重大标志性变化仍将深化。顺应发展基础和发展环境的重大变化,我国产业发展必须坚持问题导向,有效选择着力点,才能更好地解决突出问题、补齐明显短板、增强发展动力、厚植发展优势。

一、深化改革开放,着力提升制度红利

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也好,加快转变发展方式也罢,归根到底都要靠深化改革开放,加快形成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体制机制和发展方式。从当前乃至今后一段时期来看,深化改革开放要着力解决以下问题。一是完善产业政策对目标的瞄准机制,着力增强其有效性和适应环境的柔性,为增加产业有效供给、降低无效供给创造条件。二要解决“政策好,落实难”的问题,促进政策“落地生根”。鼓励各地结合区域和产业发展特点,将加强顶层设计与推进基层自主创新结合起来,将中央深化改革开放的政策意图有效转化为地方、企业、行业深化改革开放的实际行动,促进不同层面改革开放的联动推进,切实解决政策实施中“中央积极、地方不积极”,“政府主动、企业被动”的问题。三要完善改革开放的试点试验示范机制,把汲取教训与总结经验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防止试点试验过程中“好大喜功”,“报喜不报忧”,形成改革开放决策的片面化倾向。要及时推广已被试点试验证明较为成熟的改革经验,防止借“扩大试点试验”之名,行“贻误改革开放”之实。四要更加重视推进要素市场、产权市场和产业组织结构的转型,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持续动力。持续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益,必须通过完善要素市场、培育产权市场,带动要素结构、产权结构转型升级来呼应。行业协会、产业联盟等产业组织创新,对于引导需求结构转型升级、促进供求有效衔接,培育供给引导需求的能力也是至关重要的。

二、分类施策,科学选择不同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

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2016年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是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这是就总体情况而言的。具体到特定产业,情况可能略有不同。如在农业中,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的问题同样存在,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要注意提质增效、品牌增效、绿色发展。去杠杆主要是针对降低金融风险和地方债务风险而言的。少数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甚至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特别是投资农业的工商资本资产负债率过高,需要去杠杆。但就总体而言,农业融资难的问题往往更为突出,解决这一问题更为迫切。相对于工业,农业经营主体去杠杆的任务要轻得多。

至于去产能,虽然当前谷物特别是玉米过剩问题比较突出,似乎也存在玉米等去产能问题。但基于以下3方面的原因,在农业中还是以慎提“去产能”为妙。第一,农业产能是由土地和农业基础设施等共同决定的,当前就总体而言,农业农村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农业基础设施是农业发展面临的短板。农业产能需要加强,不应减弱。第二,近年来,即使撇开由于国内外价差导致的过度进口因素和不同农产品之间的余缺调剂因素,就总体而言,现有产能仍不足以保证国内农产品生产完全满足农产品消费需求,存在较大缺口。今后随着人口增长和收入、消费水平的提高,中国农产品需求总量仍将进一步扩大,保证农产品有效供给的任务仍然比较艰巨。就总体和中长期趋势而言,中国农业在去产能上不宜用力过猛。第三,虽然近年来由于玉米乃至谷物连年增产,导致库存积压问题严重,甚至还在不断加重,但由土地、基础设施等决定的农业产能并不像工业那样具有较强的资产专用性,在农业不同产品生产之间产能的可转换余地较大。如近年来大豆大量进口、玉米库存积压同时并存,但多数种植玉米的土地同样适合种植大豆,目前玉米产能未能转换为大豆产能,主要是由于比较利益的作用。

三、统筹谋划,培育鼓励创新创业的环境

要将创新提到引领发展第一动力的高度,关键是营造有利于创新创业的环境,包括政策环境和社会氛围。为此,要加强对企业家和领军企业、产业链核心企业的支持,优化其成长发育的环境,鼓励其在加强创新能力建设方面发挥引领、示范和带动作用。企业家是产业创新能力建设的领跑者,是推进产业发展方式转变的中坚力量。要加强对小微企业和创新创业服务体系建设的支持,帮助其降低创新创业的成本和风险。小微企业是企业家成长的摇篮。要注意培育有利于小微企业发展和创新创业的金融和其他服务环境。

培育科技创新对全面创新的引领能力,是一项紧迫任务,也是一项高难度动作。在鼓励原始创新、培育高技术产业局部先发优势和引领发展能力的同时,重点推进集成创新和中技术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鼓励中技术、先进适用技术的推广应用和成果转化更加重要。借此,在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竞争的双重挤压下,努力避其锋芒,扬长避短,形成独特的竞争优势。此外,健全科技转移转化机制,强化产业链科技创新向产业创新转化的动力支撑,也是重要的。

要加强对行业协会、产业联盟、产业公共平台或产业公地建设的支持。这些行业协会、产业联盟或公共平台主要解决大量中小企业做不了、做不好、做得不经济的问题,如共性技术、关键技术的研发攻关或推广。2012年美国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发布的《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报告,要求加强产业公地建设,并将产业公地界定为“许多制造商(尤其是中小企业)所共享的知识资产和有形设施。该报告认为产业公地这些共同的资源,有助于加速创新,加快后续市场渗透。当前,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要注意加强对现有产业公地的保护,避免因产业公地的衰败导致产业创新能力的破坏。在东北等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装备制造和产业技术力量较强的地区尤应注意这一点。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加里?皮萨诺、威利?史认为,“只有振兴产业公地才能实现美国制造业的复兴”。其观点值得我国借鉴。

要营造有利于持续创新创业的社会氛围。进入2016年以来,部分一线城市楼市火爆,房价快速上涨,其背后的原因比较复杂。但是,要不要防止像有些人担心的那样出现“中国式的次贷危机”?要不要防止房地产暴利,成为摧毁创新创业精神的“猛药”?在此方面多些“立足当前,着眼长远,综合施策”是必要的。从鼓励创新创业或整个房地产市场去库存的角度,应该重新审视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对个人住房加杠杠的负面影响和长期结果。试想,如果做房地产的盈利空间明显大于发展实体经济,发展实体经济何来积极性?当前中国房地产去库存的压力主要在于三线、四线城市,如果一线城市房地产市场火爆,抽吸了三线、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的购买力,三线、四线城市房地产去库存如何实现?如果房地产市场抽吸了过多的金融资源,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何从谈起,稳增长的难度会不会加大?对于这些问题,简单采取否定的态度,恐怕缺乏说服力。

要培育鼓励先进、包容一般、宽容失败的环境。许多创新创业的成功案例,其背后都有为数更多的辛酸故事。在舆论宣传甚至社会文化的引导上,要鼓励创新创业“沉得下,上得来,接地气”,努力营造自由、开放、包容的创新创业环境。要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只有这样才能落到实处。九尺之台,起于垒土。创新创业“速成”的故事,无异于“镜中花”、“水中月”,只能发挥“鸦片”般的作用。任何急于求成、急功近利的社会文化,都是不利于创新创业可持续发展的。有的专家认为,中国工业化步入更需耐心的时代。将这种观点移植到创新创业上,也是适当的。鼓励创新创业,要坚持培育环境至上,注意“打持久战”,培育可持续的激励机制。

四、未雨绸缪,有效防范经济运行和产业发展的风险

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或持续,经济社会运行和产业发展的风险很容易蓄积,并导致风险由潜在性转化为现实。况且,经济社会运行和产业发展中的风险在重点领域、薄弱环节的“突破性”释放,容易形成连锁反应和放大效应。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有利于更好地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底线。

从当前来看,在产业发展中,要注意防范以下风险。一是区域主导产业或产业集群大面积衰退,引发区域性、群体性失业、减收的风险。有些发达地区区域主导产业发展长期依靠大量外来农民工,当前由于相关企业大面积倒闭或艰难维生,导致外来农民工被迫回乡,虽然从区域表面上看,失业问题并没有明显加重,但长期在此打工的农民工回乡,实际上加重了整个社会的失业问题。但现有的登记失业率和调查失业率统计都难以反映这部分农民工的失业状况。况且,大量新生代农民工“融不进城市,回不去农村”,区域主导产业衰退对他们就业的影响,容易转化为社会运行风险。二是房地产市场运行风险。在美国、日本历史上都曾有过房价只升不降的“神话”,但这些神话最终都遭房地产泡沫破灭的无情否定。当前在中国,也有一些人赞成这种“神话”。单纯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角度,也要注意汲取这方面的教训,从鼓励创新创业的角度更是如此。三是农民或农业收入减少的风险。且不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会影响农民工工资性收入的增长;部分主要农产品价格下行,以及农产品进口的增加,也会导致部分农业主产区农民通过农业增收的难度加大,部分优势、特色农产品主产区形成区域性、群体性农民减收的可能性增加。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立场;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链接
地方院所
代管挂靠单位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21720

访问量: